安眠良药

※ 投稿错过时间,只能自娱自乐

※ 因为设定自己体验到什么叫现世报,以后不敢再随意欺负自己爱豆了【大概

※ 山组OS注意,雷的同学请绕行


嗒,嗒,嗒,起居室挂钟的指针响声鼓点一样敲击着鼓膜和他的神经,而平时显得悄无声息的冰箱运行声、厨房水池的滴水声、甚至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电流通过声,种种生活音此时如被放大了数倍,充斥在空寂的房间里。已经在脑子里默默数羊数到忘了数目反倒更加睡不着,是的,此时大野智正经历着平生头一次失眠,明天一早还要早起赶通告,可是从沙发换到了床上又换回了沙发依然无法入睡,让好脾气著名的他也莫名地烦躁起来。借着窗外的光亮看到挂钟的指针已经指向“3”,反正只剩两个小时就要出门,索性起身去工作室画画来填充这难捱的时间。


“啧啧,大叔,你的眼袋快掉到下巴上了,幸好黑眼圈都被你的黑皮遮住,这副尊容要上电视有点对不起饭啊。”Nino虽然嘴上毫不留情地攻击着刚走出休息室的大野,可手臂却体贴地环在他肩头,支撑着明显睡眠不足精神不济的自家队长,“呐,你不会又整晚没睡吧?翔酱只是去采访几天你就这个鬼样,啧啧,出息。”“才没有,只是这两天突然特别想画画不小心忘了时间……”“你就编吧,30代了不比年轻,实在不行去买点安眠药吧,翔酱至少要周末才能回来,不要影响工作。”“嗯,了解。”敷衍地回应着Nino的关心,不过进摄影棚前轻拍Nino的肩示意他安心,大野强打起精神面对镜头,和一整天工作的开始。

在工作的移动间隙,虽然因为睡眠不足头痛欲裂且反应迟钝,大野努力回想着早上Nino的话,其实他在被Nino戳穿之前想过了种种导致失眠的原因,却没意识到是因为櫻井多日的外出取材,大概是太过习惯于那个人在身边,才会自己都没有察觉。啧,“病因”算是找到了,总得想想办法。八点多日程结束回到自宅,大野紧绷的神经终于能放松下来。刚挨着沙发,短信提示音就噼里啪啦一通响。

Message 1:

『From :Nino

Subject:大叔你赶快洗洗睡

Contents:

大叔你晚饭多吃点,最好吃到撑,吃完去泡个热水澡,应该能好好睡上一觉。

对了,也许你这种猫系男闻闻有翔酱气味的衣服是个办法。

我在纵容变态犯罪啊……好恶心。

嘛,大叔你开心就好。』

Message 2:

『From :相葉ちゃん

Subject:リ-ダ-,睡前记得喝牛奶

Contents:

リ-ダ-,听说这几天翔酱出差你失眠了,好可怜。

我的经验是睡不着的时候喝一大杯牛奶哦,

希望今晚你能梦到翔酱~』

Message 3:

『From :松潤

Subject:红酒可以助眠

Contents:

Leader,听说你失眠了,状态很糟,我们都很担心你。

晚上别喝啤酒了,换红酒试试,

既能助眠,又很哦虾类哦~

希望今晚有个好梦~ ❤』

“搞什么啊~”边笑着边看完弟弟们发来的消息,虽然几个小的动机不纯都带着揶揄地语气调侃他失眠的事,可大野还是能感受到他们隐藏在调侃背后切实的关心,毕竟每个人都给他支招了不是。离櫻井回来还有4天,弟弟们给出的主意每天换着试试总能找出个管用的法子。从浴室洗澡出来,大野发现床头摆着櫻井出门前没来得及放进洗衣机的睡衣,好吧,虽然看起来确实有点变态,或许有翔君的味道真的能让自己安睡一晚。刚躺下,又有短消息进来:

『From :翔くん

Subject: I miss U

Contents:

智君,是我。

这几天你有没有按时吃饭按时休息,

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采访的主题很沉重内容也蛮多,

我会努力压缩时间尽快完成取材,争取早点回去~

不要偷偷跑去钓鱼啊~下次带上我一起去。

PS:我会带土产礼回去。』

樱花先生的短消息就像能远远感知他的不安与烦躁一样,及时出现,给他慰藉。两个人长久以来培养的默契总是能在譬如这种时候无形地显现。

『我很好,翔君不要担心。~

才不会偷跑去钓鱼啦,最近海上一直大风没法出海,船长说有好天气会提前通知我,约好了下次一起去钓鱼啊。

翔君安心工作吧,不要着急回来,期待你的礼物。

PS:我也想你。』

装作若无其事给櫻井回消息,不在分开的时候让对方担心也是他俩的默契,还在末尾惯例的附上一张自己钓到大鱼时开心傻笑的照片,大野确认过回信与往常没有什么分别,才按下发送键。

躺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大野只好拿本钓鱼杂志看起来,以往睡前看书的催眠效果惊人,然而今天都仔仔细细看完了整本杂志的边边角角,脑子里依然异常亢奋。那么还是试试Nino剑走偏锋的提议吧,把脸埋在櫻井的睡衣上深深吸口气,那不同于入浴剂的混有淡淡水果香与香烟味道的独特香味温柔地包裹上来。大野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不由想起了櫻井那望着自己的温柔目光,和他爽朗的笑……再睁眼时本以为能睡到早上,可看看时间也只是过去了3个小时,然而,这确实睡着的3小时对于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的大野来说,是质的飞跃。感觉自己所渴求的不只是属于櫻井的味道,而是那更强烈有力的某种存在,只是翔君的味道还不够啊……果然自己在变态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大野扯扯嘴角笑了笑。

“……大叔,昨晚睡得还好么?”

“啊,托你的福,稍稍睡了3个小时。”

“你果然还是迈出了那一步……嘛,能睡着就好啊。”Nino意味深长地拍拍大野的肩膀。

喂喂,不是你小子说让我试试么怎么说得我好像真的是个变态一样!大野都没力气还嘴只能看着Nino的背影哀怨地腹诽一下,啧啧,今天晚上还是试试别的办法好了。

第二夜,在外面饱餐一顿鱼生后,大野心满意足的回到家,泡过澡之后想起动物先生的提议,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大口喝起来,随后躺在床上等睡意降临。然而粗心的动物先生忘了说,睡前那杯牛奶是需要加热一下,结果大野智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睡意,反倒被肚子里翻江倒海的便意击沉了。何况他忘了确认牛奶的保质期,加上晚餐那些生鲜,这一宿,大野智在腹泻中迎来了黎明。

第三夜,大野觉得还是试试浓颜小天使的建议更靠谱,专门从酒柜里挑了一瓶櫻井收藏的红酒,坐在沙发上自斟自饮,又回想着跟櫻井共同生活的种种细节,想要回忆起曾经每晚都能安睡的自己到底每天都做些什么?偶尔提前结束工作的自己会下厨准备几个菜,等櫻井回来一起吃,然后一起边看电视边喝小酒,再去一起泡个澡,顺便再然后就是时不时的床上运动……啊,牙白,突然画风就转向了奇怪的方向,而自己的身体也诚实地做出了反应,大野只能去浴室冲个澡冷静一下,然而冷水澡不仅浇灭了身体的欲望,也浇灭了好不容易在酒精作用下升腾起的睡意。极度渴睡的大野想抽自己两个嘴巴,这下完了,再喝下去明天的收录肯定会受影响,只能在床上躺着数羊祈祷睡意在天亮前降临了。

见到比前几天越发憔悴的大野,松潤终于看不下去了,“leader,你到底有没有尝试我们几个告诉你的办法?再这样下去你会熬坏身体的,今天结束拍摄后我跟你去药局买安眠药吧。”投给弟弟一个交织着悲怆、羞愤、无奈种种情绪复杂的眼神,大野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试过了,难得你们有心了,大概只能等翔君回来才好……”看着眼神已死的大野,松潤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也只能安抚地轻拍自家队长的后背。


第四夜,想想Nino最初的提议,大野在NTV食堂强迫自己吃到撑,才拜托经纪人把自己送回家,打开门后,迎接自己的竟是温暖的灯光和櫻井家翔君最耀眼的笑容。

“翔…君?不是明晚才回来么?”

“在那边总觉得不安,就前几天增加了工作量今天提前结束取材。智君,你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吧?”

“没事啦,我先去洗澡。”只用笑容掩饰着满脸疲惫,大野匆忙钻进了浴室。不同于以往的小别,大野略显冷漠地回应让櫻井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已经在电话里跟Nino确认过大野这几天的状态,櫻井家的翔君还是很心疼自己那总是默默忍耐的恋人的。

“さとし你……”又是不等櫻井说完就迎上来的霸道又带着眷恋的吻,大野抱住櫻井倒在床上,半天只是维持着拥抱的姿势而没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动,櫻井轻声呼唤,“智君?”回应他的只是平稳和缓的呼吸声。啊,是了,能安抚大野的不止是櫻井身上独特的味道,他那结实又不失肉感的身体,以及,胸腔内传出的声声平稳有力的心跳声。原来自己早已习惯的,是那日夜陪在身边的,最爱之人的生命的鼓动声。大野智终于在櫻井翔出差五天后,找回了自己的睡眠。

第二天清晨,养足精神的大野智像只餍足的猫,捏捏櫻井脸唤醒他,

“翔君,昨晚忘了说,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智。”

“呐,翔君,你好像又胖了,是不是该减肥了?”色中饿鬼的一双手老大不安分地游移到櫻井的腰际,捏了捏上面的肉在櫻井耳畔低语,不待櫻井回应,ふふふ地笑着欺身压了上去。

虽然你磨牙打呼踢被子脱衣服睡相奇差,但有你和你那令人心安的心跳声在身边,就是我最好的安眠妙方。


お·わ·り

========

其实配合姊妹篇食用风味可能更佳

http://fishsoba.lofter.com/post/42de28_9cf7a48


2016-02-15山组OS
热度-19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