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ズの本懐 05

Chapter 5 兄弟

 

  “诶~~~!!!!???”难得周末双休不加班的あき在家附近的甜品店与櫻井不期而遇时,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不对吧,あきちゃん,作为邀请客人来做客的主人,碰见来给你买伴手礼的客人时反应不该是‘诶!’这样吧……”
  “邀请你?谁?何时?我吗?!怎么可能……”

  虽然あき这两天一直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事,但不应该是“邀请櫻井”这么严重的事。她有点头疼也特别想不认账,可是櫻井找出她发过去的短信时,白屏黑字写的清楚,她自己是赖不掉了。再看看日期,是了,这周两个组里都分别要出新游戏和新单元的企划案,为了不被斋藤老狐狸派去出外景,她咬碎牙接下了食番企划案的任务,可是两份企划案deadline撞车了简直地狱,她叫天天不应,大概是中间某一天刚好在走廊碰见拍电视剧间隙的櫻井时自己脑子转筋了,回去才发了这条短信。事已至此,那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吧。可あき也挺替自己这初老症状担心的,连这种事都能忘得干净。不过说起来,あき也是因为上次招待櫻井半途因为一言不合把人赶出去心怀歉意,才会一直想找机会再补救一下,想到櫻井这种super idol自然各种美食都见识过,大概只有手料理才能聊表心意,才邀请他来家里做客。正好这次做个了结,以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最好再也不要在自己家相见。既然都赖不掉,只能领着櫻井去超市采购,顺便多个拎东西的帮手。
  带着櫻井跟两大包食材回到家,あき径直走向厨房,“翔桑你先坐一下,我去泡茶,那两只猫……美短是朋友家的脾气古怪,你还是不要招惹的好;黑脸那只很粘人你可以随便捏啦,不过如果下面还有别的行程建议你还是别碰它们,猫毛超难打理的。”安置并挑选出午餐菜单上要用的食材,找出杯子和南之前送的大吉岭,洗杯子烧水,手上动作不停还不忘叮嘱櫻井。
  “我可以稍稍参观一下吗?”櫻井抱着あき的大嗓门在屋里溜达,“啊,请随意,就是最里面的工作室东西很多很乱,你别嘲笑就好。”櫻井听了反而更对あき的工作室充满好奇了,靠在门口看着这个唯一朝北的房间,靠窗的地方支着画架,右手边是差不多占据一整面墙的大书柜,靠近门的地方有张沙发床,左手边是超长的工作台摆着两台电脑两部相机跟各种画具,墙上却有点突兀的挂着一把三味线,门背后被隔出了一间冲洗照片的暗室,暗室跟工作台中间的地上还非常随意的扔着一只懒人沙发。但凡边边角角和空出来的地方都放着三脚架等各种器材。櫻井稍稍走进去一段,大概是为了中和颜料那略刺鼻的气味,屋里有股让他熟悉的淡淡的线香味道。櫻井微微笑着走回客厅,刚好あき端着热茶走出厨房。
  “呐,あきちゃん,在台场有这么一套空间宽敞格局朝向都理想的房子,要很多钱吧?房子是买的?租的?”
  “男人送的,不太清楚。”
  櫻井一愣,“呃,也是会有这种状况啦……”
  “我家老爸啦!莫非翔桑你在想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あき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发挥到极致,櫻井一脸哀怨和挫败看着安然在落地窗前被辟成茶室的小矮榻上四平八稳落座的あき,刚要坐下却被要求先去洗手才可以坐,等櫻井回来あき已经很不客气的自斟自饮了。“焦糖布丁跟红茶简直绝配,我擅自做主泡了红茶,翔桑你也来尝尝吧。”于吃一途十分有造诣的あき跟同样嗜吃如命的櫻井,终于能在某个问题达成一致实属不易。

  梅雨季中难得的阳光洒下来,浓郁的红茶香与阳光让あき不自觉眯起了眼,一脸享受地表情,坐在对面的櫻井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仿佛下个瞬间就能看到あき长出猫耳发出心满意足的呼噜声,嗯,跟智君好像呢……被自己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一跳,櫻井随便扯个话题来“あき你不是讨厌甜食么?”

  “布丁以外哦~”

  “厚,布丁独占榜首啊。”

  “那可不~”
  此时晒着太阳喝着茶跟自己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櫻井觉得混熟了的あき的本性一点一点冒了出来,表情丰富、坏心眼、爱操心,还有点絮叨,跟平时那个表人格反差惊人,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伪装成一副生人勿近寡言睡不醒的模样,而且在电视台那么久都不破功,啧啧,亏她能装。或许她还有更多裏人格有待挖掘,櫻井越发觉得当初唬她那一下万分机智。
  “翔桑你随意,电视、杂志、DVD随便看,撸猫也行,我去做饭。”就着红茶吞下最后一口布丁,あき趿拉着跑去厨房,“翔桑你可以吃辣么?”“OK哟。”“忌口呢?”“香菜以外吧,其实也能吃一点点。”“好,了解~”
  大致了解过櫻井的口味,あき在厨房忙起来,为了不被櫻井炸掉厨房,她果断拒绝了櫻井要帮忙的提议,櫻井很受伤地窝回沙发上看杂志。
  “あきちゃん,摄影是兴趣吗?”可能是没人说话太寂寞,櫻井反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一边晃着凳子一边看あき做菜,顺便问问这种あき不会拒绝回答的问题。
  “是专业啊……”あき有点好笑地说,“不过能把专业做得像副业我也够可以的。”语气带点儿无奈跟自嘲,空气中溢出的一点小尴尬伴着食材下锅“唰”一声爆出的香味儿烟消云散。
  那你是美大出身咯,哪一所?”
    -多摩美。
  厚~厉害啊。你从来不提这些,想聊天有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些事没人关心啊,电视台里人们只看工作能力,少说话多做事任何时候都不会错。”
  看得很清楚嘛。
  -翔桑,怎么说我也还算是专业人士……
  又开始准备另外几道菜的あき把櫻井晾在一边,他闲闲得只好开始把玩刚刚喝茶的杯子,看着看着眼神就变了。
  “あきちゃん,这茶杯,莫非是备前烧?!”
  “哦~翔桑好眼力。”
  “好漂亮的釉色!从哪里购入的?”
  “那是我自己烧的,你去打开左面的橱柜,对比下师匠的作品就知道我那连皮毛都算不上。”
  “诶?自己烧的?!あきちゃん你会自己烧备前烧?!”
  正在试味道的あき转身看了一眼满脸不思议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櫻井,被他吃惊的表情逗得瞬间心情大好。
  “是啊是啊,不好意思哦,我刚好会做备前烧。筷子架跟屋里几个小香炉也是自己烧的,正好过些天我要去借老师的窑来烧几件东西,翔桑你要是不嫌弃我顺便做几件送给你。”
  “你竟然会做备前烧!备前烧诶!太惊人了吧……”
  忙着装盘没空理会一直处于震惊状态不断喃喃着的櫻井,あき麻利地把三道菜端上桌,盛好饭满脸好笑地招呼櫻井洗手吃饭。“はい,はい~我是不是有点让翔桑你刮目相看了?那么麻烦你洗洗手快来吃饭吧。”
  满心欢喜地坐在桌边,櫻井家的翔君看到桌上的菜两眼都放光了,“いただきます~”两人欢快地行礼直奔主题。鲜虾芦笋,素炒秋葵,以及分量十足的一罐黑笋牛肉,櫻井觉得今天口水分泌异常旺盛。他果然毫不意外地先对黑笋牛肉下筷子,“诶!这啥?好吃!这个浓厚的味道好好吃!あきちゃん你好厉害!”其实あき也是好久没做过这道菜,还好上次扬羽寄过来的黑笋还有存货,调料也都能配齐,也还好櫻井吃的开心让她对自己的手艺松口气。
  “黑笋牛肉好吃吧?那是正宗川菜,之前还特意学过,万幸啊翔桑你能喜欢,之前做给我那些朋友被他们嫌弃味道太重。其实不是我的手艺好,自己一个人住上十年任谁也会烧几道拿手菜,何况川菜调味料很多,善于搭配就能做出好吃的料理。”
  “へ~这就是你之前在中国时候学得咯,真好奇那个时期。”
  虽然あき内心有点本能地抗拒谈论过去,可什么都不说更可疑,“在成都住了6年,北京住了4年,成都都是味道浓郁的四川美食,还有熊猫呐,心情低落时候看看panda特别治愈,听说以前动物园外景aiba酱也去过。”
  “又是Panda又是四川料理,あきちゃん你还真像座宝库,不过相比之下,还是你会烧制备前烧更让我惊讶。也难怪你会钟情于智君,这大概是所谓艺术家的共鸣?”
  あき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翔桑你可真是言重了,使劲拔高了说我顶多算是爱好者,陶艺只是跟师匠特别投脾气作为选修,远当不起‘艺术家’的称谓。不过即使以美大生的角度看,大野桑的才华也是令人叹服的,每次看到他的作品都会觉得,这是有怎样一双眼睛的观察者啊,切入点和表现手法都充满新奇,那种想象力让我这种全无才华可言之人折服不已。真是羡慕又憧憬,很想看看他眼中所见的世界呢。”
  笑得意味深长却手上夹菜不停,櫻井见あき一脸神往,咽下口中饭菜慢悠悠开口:“智君前些天去京都了,大概要在那边待一个月进行创作活动,和奈良美智先生一起呢。”成功唤回あき的注意,櫻井又低头吃饭,“这是对あき你招待我这么好吃的料理和要送我备前烧的回礼。”
  难怪最近的收录大野桑看上去都很疲惫,而且他最近消瘦得厉害啊。
  -啊,那个不用担心,智君是为了24H电影塑造角色故意瘦下去的。
  默默盛好汤的あき心里有点酸涩,可站在大野身边最近的始终不会是她,她与櫻井和那个人的距离有着质的区别,而对面这溜肩此刻能在自己家里还不都全拜此所赐,调整心情努力想挤出一个轻松的笑脸,“あぁ,那真是多谢翔桑你的情报让你费心了。”
  “不客气哦。”一张让人又气又笑的脸再配上个上扬的欠扁语调,あき决定还是不要继续跟櫻井对话免得自己失去理智出手伤人。
  吃过饭櫻井主动请缨去洗碗,あき也乐得清闲,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换到NTV正是新闻时段,外派记者是和刚刚从厨房走出来的人有着相似面孔的另一位櫻井记者,回头看了一眼翔君,あき软乎乎地笑起来,“啊,舞桑和翔桑真的好像哦,不过好像还是这边更像女孩子一些呢。”櫻井自是知道あき故意说来气他,十分配合的走过来揉乱了あき的头发,“别乱讲,你有看过本大爷采访时和Rap时候的英姿么,小舞她毕竟刚入社不久,还欠火候呢。”
  あき盯着电视有点羡慕的说:“翔桑你是家里的长男呢,你们兄弟关系很好吧?过年的时候家里气氛一定特别热闹。”
  “还好吧,看着小舞跟小修长大,关系很难不好啊,更何况我还给修那家伙换过尿片。别说得那么羡慕,就像你没有兄弟姐妹一样。”
  -是没有哦,如果是这种意义上。
  这种意义是哪种意义櫻井并没弄太明白,可一说起“家人”、“过去”相关的话题,あき明显会刻意回避或是一脸落寞,櫻井全都看在眼里,想必是有什么心结内幕吧,但这种家事,あき不愿提,那也就无需多问。离开前又意外发现あき也是钟情于丸叶むらた家的线香,櫻井突然有点儿开心,再加上あき应下会送他备前烧的礼物,可以说櫻井家的翔君心情简直好得不得了,以至于他自己都没发觉,想要更多一些了解あき的念头在他心里悄悄滋长。

  吃货的行为经常受制于味蕾的记忆,此时吃货中的翘楚櫻井家翔君就是如此。刚巧从那个跟あき同小区的朋友家出来的櫻井突然有点想念あき上次做的黑笋牛肉,结束了电视剧拍摄行程稍稍空闲下来的他刚掏出手机想着找个什么理由去あき家里蹭个饭,马内甲的电话刚好打进来:“櫻井桑,不好意思,我现在手头有事走不开,VS组里说有些下次碰头会要用的新资料要给我们,那边的澤田AD会送过去给你,麻烦你跟她联络取一下啦。”哟,连借口都替他省了。刚从あき家小区拐出来的櫻井心里偷笑,拨个电话给あき:“あきちゃん,我正要去你那边拿资料,你在哪里?”
  “啊,还有10米进小区,资料在我手上,你要不要顺便……”话没讲完迎面撞上了相向而来的櫻井,两次了,这跟有预谋一样的偶遇真让あき没脾气。把背包甩到櫻井手里,“正好,资料重得要命,翔桑你先拿上资料去我家稍坐一下,钥匙是形状奇特那一把,我先去趟超市。”根本不等櫻井回应あき掉头跑远了。
  

  提着很有分量的背包站在あき家门口,从侧袋掏出一串钥匙发现每一把都造型奇特,櫻井努力忍住了要打电话吐槽あき的冲动,对比门上的钥匙孔挑了一把看上去合适的插进门锁,咔哒一声明显房门上了锁,出师不利看来弄反了方向,可这不就意味着门没锁么?谨慎的櫻井心里一惊,手上不停地拨电话给あき。
  拎着一大堆食材刚进电梯,两部手机同时响了起来,あき不得不佩服ゆき跟櫻井还真是会挑时机,只能腾出手来同时接起两边:“喂?”
  あきちゃん!你家门没锁,屋里好像有人!里面的人好像偷偷走过来要开门,等我给他来个暴击!
  -姐!有个不认识的人在咱家门口开门没打开!现在他鬼鬼祟祟不动了,等开门我给他来个暴击!
  迅速理解了状况的あき脑仁儿疼,对着两部电话同时喊:“别动!千万别动!我在电梯里马上就到!误会,都是误会!等着我!!”6层终于到了,焦急等着电梯门刚打开冲着家门就飞奔过去,门刚从里面被打开,あき及时隔开了门内外同时抡起了背包和高尔夫球杆的櫻井和ゆき,“都冷静!ゆき放下球杆!櫻井桑是我的朋友过来拿东西,你这样对着客人没礼貌。好啦,翔桑你也把包放下来,大家进屋慢慢说。”庆幸自己及时赶到避免了一场差点儿见血的误会,あき关上门后觉得异常疲惫,而接下来要小心应付櫻井还有可能时时会说错话的ゆき,她觉得还不如回去加个班痛快。
  先把食材丢进厨房,あき总得先介绍下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的那两个人。“呃,翔桑,这是ゆき,本来说会晚点来留宿却没打招呼提前过来了。ゆき跟这位櫻井先生道个歉吧,哪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抡高尔夫球杆的?”ゆき自觉刚刚太过分,俯身致歉,“抱歉刚刚吓到您,初次见面,我是稲森ゆき,あき的妹妹。”
  “啊,你好,我是櫻井,姑且算是あき的同事,也不好意思吓到你。”櫻井不顾ゆき一直盯着自己脸的目光,转向あき,“你上次不是说没有兄弟姐妹么?”あき略显无奈,走到ゆき旁边,“是哦,‘没有像翔桑一样的同胞兄弟’哟,你看我跟这孩子有哪里长得像么?ゆき是我爸再婚之后生的小孩,不过我跟这孩子还有她母亲莉央桑关系都很好。”櫻井看着眼前两个眉眼、气质、身高都迥然不同的女孩有一时错愕,不过也稍稍了解了一点あき避开家人不谈的理由。不过妹妹那么一个古风的美人能对着初次见面的自己抡球杆,也多少能看出点她姐姐被自己不小心撞见几次在后台训斥乱丢垃圾的实习生时的“耿直”影子,看来血缘的力量不能小看啊,想到这他不自觉勾了勾嘴角。
  虽然上次あき对天发誓再也不要和櫻井在家里碰面,可今天这种乱七八糟的状况也由不得她多想,而且自家妹妹这么一闹腾,不留人吃饭实在不合适。微闭着眼睛皱起眉头,曲起食指用第二关节揉了揉太阳穴跟眉心,あき明显头疼地对着沙发上两人说:“你俩先坐会儿,我去做饭。ゆき帮忙招待一下櫻井桑,记得不要乱讲话。”进厨房前不免再次用眼神叮嘱ゆき。
  其实櫻井家的翔君从进门就憋了一肚子疑问了,ゆき打开电视制造了点背景音,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ゆきちゃん,你跟あき为什么连姓氏都不一样?”ゆき只能笑笑:“我姐随母姓,澤田是她母亲的旧姓,详细理由你还是自己去问她啦,虽然不保证她会讲,可我乱说话会被她过肩摔的。别看我姐平时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可她生气起来也是超恐怖的。”可见あき的过去绝不仅是父母离婚而父亲又再婚那么简单,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无论如何不好多问,或许只能寄希望于哪天她能酒后吐真言了。说起酒,虽然之前跟あき吃过那么多次饭,可回想起来她还真是滴酒不沾,每次都会找各种理由推掉,正好也跟ゆき求证下好了,“你姐姐她平时酒量那么差么?”ゆき有点惊讶地看着櫻井,“你说あき?才没有!她酒量可好了,而且也蛮喜欢喝。啊,听南哥说她喝得不上不上的时候酒品很差,整个人都会很奇怪。大概她怕吓到你才对外说自己不会喝咯。”嘿,这个消息倒是让櫻井相当意外,有意思,那下次可以想办法邀约あき试试咯,对她那传闻极差的酒品有点在意啊。当然,新的人物出现了呐,那个“南”他有印象,是あき手机通讯录里仅有的几人之一,看样子是跟她关系很亲密的人咯,连妹妹都一副跟那人很熟的样子,这也让人稍稍有点在意啊。
  “ゆきちゃん还是学生吧?也是美大么?”
  “没有,青学的经济学部。我家老爸不会放任两个人都跑去发展兴趣啦。说起来今年课程超难的,好头疼。”
  “好巧哦,我也是念经济学部,如果不嫌弃,有什么问题欢迎来商讨。”
  “诶?!太好了!!櫻井桑能不能加你Line?终于找到救星了啊~~lucky!”情绪高涨的ゆき表情生动了好多,忙着跟櫻井互加Line突然抬头,“那个,我忍了好久了,櫻井桑你,莫非真的是嵐的那位櫻井桑?”櫻井露出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小得意的表情,笑笑的承认,“不好意思,请允许我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嵐的櫻井,请多关照。”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尖叫等反应,ゆき也只是一副“嘿,竟然被我撞见这种好事~”的微妙表情,妹妹的心思可能有点难猜。
  “饭好了哟!翔桑跟ゆき过来准备吃饭吧。”兀自一人在厨房忙活的あき真是捏把汗,也不知道ゆき会不会给自己捅什么娄子,所以挑了最简单易熟的意面,以及金针菇培根卷和清炒时蔬。“いただきます。”行礼之后三人先是安静的吃了一会儿,不过ゆき终究小孩子心性憋不住话,“姐,你太不够意思,这么久了你跟櫻井桑这么熟的事儿能一点口风都不漏啊。早知道有这么个厉害的前辈,我才不要每周去宫本老爷子那里被念叨啊!”あき白了自家妹子一眼,特别无奈地开口“你怎么这么机灵呢?翔桑刚刚是不是跟你说有不懂的可以找他探讨?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人家礼节性的客套你当真啊,他这么忙哪儿有空帮你答疑解惑。再说学业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要想着麻烦别人啊,宫本教授愿意帮你指导你该偷着笑才是!”装作不耐烦撇撇嘴向另一边歪歪头,ゆき才不想被在饭桌上碎碎念。櫻井在对面看得好笑,稲森家姐妹的日常还真热闹,外貌什么都说明不了,刻在基因里的性格可是万分强大。看到櫻井在一边偷笑,あき轻轻拍了ゆき的头,略无奈说不要让翔桑笑话啦,不过ゆき又岔开了话题“櫻井桑,你能帮我签名么?”あき满脸不思议转头瞅了瞅自家妹妹,她啥时候也对流行感兴趣了?真是天上下红雨,时刻不让人省心“不行。”“可以哟。”诶?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あき惊讶地抬头跟对面同样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櫻井交换个眼神,“可以。”“不行哟。”满脸「喂喂你们两人开玩笑嘛要不要这样」的表情,ゆき用小指搔搔鼻尖地说,“好吧好吧,开玩笑的,算我没问。”あき不想再被ゆき说出什么惊人言论吓到,赶快跟櫻井聊起来今天拿给他的资料的事儿,这个时候用工作来屏蔽ゆき比什么方法都好。毕竟櫻井今天也只是路过,蹭饭的目的也达到了,吃过晚饭拿上资料就跟稲森家姐妹告别了。ゆき也蛮自觉在厨房帮あき收拾洗碗,她还是带着任务来得嘛。
  

  终于收拾妥当又分别冲个澡,两个人坐在沙发上,あき抱着大嗓门躺下来,轻轻用脚碰了碰坐在沙发另一头的ゆき,“你不说今天跟朋友出去晚上才过来么?怎么,活动取消了?”ゆき边吃草莓边逗着厚脸皮,懒洋洋地开口“百绘的男朋友踢球不小心撞伤了脚趾,她去照顾;加奈子说今天秋叶原有漫画发售的特别event;还有小唯,真不想提她,她抽中了嵐的番协明天要收录,疯疯癫癫说回家做面膜补眠去了。对了,我刚刚那个问题真的是挺认真在问的,万一我那会儿伤了櫻井桑,估计小唯那边就不仅仅是要张签名就能哄过去的。”社团同时也是大学里面的好朋友,ゆき的姐妹淘真是什么怪人都有啊,不过あき再想想自己那几个死党,好像完全没有立场说人家。

“说吧,你今天过来到底什么事?总不会是借宿这种瞎理由。”あき抢过妹妹手里抱着的草莓,也懒洋洋地问过去。这种时候あき还是意外的敏锐,ゆき撇撇嘴,“又这么犀利了,下周老爸过生日,老妈问你要不要回去看看,我都说不用问的,可你也知道老妈啰嗦起来很头疼。”“哟,你也学会体贴了嘛~老头子真的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原谅他么,每次只会给你跟莉央桑添麻烦,看来他完全没有在反省。我不会回去哦,下周二是收录日,帮我转告老爸他,祝他寿比南山。莉央桑那边我会打电话过去问候。”“……这么多年,姐你也该消气了吧,这样跟老爸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我都不是他的女儿了,原不原谅他这种事情也无所谓。”

  “姐……”一个眼神扫过来,ゆき知道あき已经到极限了,转转话题比较靠谱“扬羽阿姨怎么样?她们最近有没有联系你?”あき换个姿势躺的更舒服,“老妈她又到了每年的蜜月旅行期,上周发来跟程叔叔在复活节岛的照片,幸福甜蜜得很,不用担心。说实话,我真是佩服程叔叔啊,这么多年都能忍受老妈那种梦幻又软弱的性格,不觉得她麻烦反而觉得可爱的除了他大概没有第二个人了。”あき这么说自己的老妈当然是有原因的,她家的老妈简单的说明就是性格像极了山田太郎那位妈妈,可能一开始男人们会被那种梦幻单纯的性格吸引,可时间一长,连她这个亲闺女都觉得,能跟她长久生活在一起实属不易。这也是她爸妈离婚的最直接原因,不过她真心觉得,可能在自己心里ゆき的妈妈莉央才是理想母亲的形象,高贵优雅,知书达理,温柔又不失严厉,坚强独立,是真正能成为所爱之人支撑的理想女性。这么多年,一直在想办法缓和她们父女之间的关系,虽然嘴上不说,あき其实心里早就默默的把莉央当做了母亲吧。所以即使不是同胞的姐妹,あき依然很宝贝ゆき这个和自己血缘最近的小妹妹。

=====

  后来有一天,櫻井问起:“你们姐妹的名字只有平假名么?究竟对应哪两个汉字?”あき耷拉着眉毛,叹口气反问,“听到我们的名字,翔桑你的第一直觉是什么?”櫻井习惯性地用食指抵在下唇,转转眼睛,”第一直觉哈?听起来就是四季的’秋‘和冬季的’雪‘。”あき边鼓掌边摇头:“不愧是翔桑你啊,竟然能理解我家老爸那画风清奇的脑回路。你说明明冬天生的是我秋天生的是ゆき,不知他哪里搭错线给起了相反的名字,还美其名曰我们的名字是为了纪念他回忆里最美的风景,简直乱来。”本来看着あき一副无奈的表情跟语调解释出来很想笑,但想想开始あき她好像又顺便吐槽了他,櫻井又笑不出来了。


========

真·本章完

加个尾巴算是吐一个脑子里一直在转悠的槽,然后两姐妹的介绍基本完成了,起码あき家庭成员状况能看得清楚一些。脑子里的存货还有好多,基友大概看不见,看见也不会留言催更哈哈哈!!今年之内更完算是没戏了吧,应该……

 

评论-4 热度-1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