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ズの本懐 04

Chapter 4 櫻井家的翔君

『2013年5月21日 火曜日 天气晴有微风。
VS的收录日,一切顺利。
晚上的炸猪排定食,自己那份的肉明显比相葉那份少了两块!!不开心……』

  在镜头前做为爱豆和主播都无比光鲜风生水起的櫻井家的翔君,会在自己那H记的手帐里记这种堪比小学生的东西,任哪个少女看到都会梦想幻灭吧?可是,他的粉丝大概早已默默接受了自家爱豆那种前一秒精英后一秒不器用的设定,并冠之以“反差萌”的名义还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着,迷妹的心思啊有点儿难懂。
  『金曜晚间大概又可以借约会之名吃到奇特美食顺便捉弄あきちゃん,可喜可贺值得期待。』

  嗯,瞧,櫻井家的翔君的阴谋大概在自己的手帐里还是暴露无余的。自己先提议做什么“契约恋人”,可两人不过也就是像小孩子一样你今天吐槽我,那我下次就要反击回去这么吵吵嚷嚷的度过每一次“约会日”或者收录日。当然,经过上次休息室那么一出あき现在心里已经小心提防着,时不时编个故事糊弄下对于她“传说中的男朋友”过于热衷与八卦的nino和相葉,顺便不动声色地吐槽下那位“男朋友”的原型。

  五月底的傍晚,温度舒适到刚刚好,想到马上又有美食的櫻井家翔君心情好得哼起了小曲。旁边的あき看着仍蒙在鼓里的櫻井,心里悄悄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面上依然波澜不惊。

  “あきちゃん,这次竟然提议来横滨,终于有点约会的意味了哦。”あき自动屏蔽了这些完全不想回答的话题,带着櫻井七拐八拐走到了“珍兽屋”楼下。

  “喏,翔桑,就这里。楼上那家‘珍兽屋’可以吃到传说中的六角蝾螈,我这次的取材任务顺便吃白食~”

  听到晚餐内容的櫻井虽然戴着口罩依然能感到整个人都伤感起来,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瞧着あき,“あきちゃん,能不上去咱吃点儿别的行么,你看好不容易来横滨……”

  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翔桑你在说什么傻话~如果不是来免费取材试吃写报告我会辛苦跑这么远来跟你‘约会’么?”あき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櫻井的提议,边翻看采访提纲边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櫻井只好委屈巴巴地尾随她进了店。因为事先已打点好,征得了老板的采访许可,あき领着櫻井穿过一桌桌食客走到最靠角落的桌旁坐定。看过了菜单和周围食客桌上的各色猎奇菜品,櫻井内心各种抗拒,鳄鱼爪子、整只盐烤小鸡、猪牛睾丸、油炸墨西哥钝螈……这哪儿是正常人类可以开心食用的菜品啊!睁着一双因饥饿和冲击被眼泪打湿的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跟邻桌食客相谈甚欢的あき,櫻井犹豫再三终于开口:“あきちゃん…我们就吃点清淡的行么,这里的菜品实在太惊人了。”

  记下食客对店内几样招牌菜品的口感及特色,あき放下采访笔记,回给櫻井一个满是遗憾和歉意的眼神,努力伸长手臂拍拍对方的溜肩,“抱歉呢。这次的采访任务就是‘油炸墨西哥钝口螈’,就算别的什么都不点,斋藤也非得我专门写个这道菜的食后感回去。要不给你点个沙拉你先垫垫,等会儿我请你吃拉面?我觉得炸鳄鱼爪子看起来不错啊,旁边这位先生说吃起来跟炸鸡味道差不多可能肉质更劲道,要不你试试,也算给我出来取材做个贡献?”这话噎得櫻井一愣一愣,只能把各种想法咽进肚子。旁边的食客也帮腔道:“这位小哥,胆量还没有女朋友大呢?试试看吃这些珍味也是男子汉气的体现哟~来,吃个牛睾丸壮壮胆!”说着,就给櫻井的餐碟里添了货,同时一脸期待的看着櫻井,眼神充满鼓励,那意思很明确要看着他吃下去才放心。看着櫻井即使戴着口罩仍然遮挡不住的忧郁和瞬间石化的表情,あき强忍着没笑出声,终于出声替他解围:“大叔,我男朋友他真的对这些奇怪食材很苦手,今天都是我硬拉他过来的~您就放过他吧。”

  刚刚觉得自己减寿十年的櫻井不自觉的为躲过一劫投给あき一个感激的眼神,可对方只是一脸好笑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们的餐品上了桌,果然还是一盘墨西哥钝口螈外加一只鳄鱼手。像是看穿他一样,あき一脸无所谓,“我先开动咯,帮你试试味道。”说罢夹起一只钝口螈吃起来,慢悠悠吃完了一只,あき开始劝诱櫻井:“味道真的和鱼肉没有什么差别,而且很鲜嫩,没有奇怪的味道,来尝尝嘛。”

  无法放心的櫻井摇摇头,满心疑惑,“あきちゃん你不觉得反感么?虽然味道可能并不怪异可是它的外形还在呐。”

  “不会啊,我在中国的时候吃过更猎奇的食物。”

  “诶?!中国?PRC那个中国么?”

  “……不然呢,除了那里还有那个国家叫中国?”

  “都没听你说过啊!你还去过中国?”

  “……我在那边住过十年。因为是私事,觉得没有什么说的价值。”这大概是比今天的食材更让櫻井震惊的内容,他一脸惊诧的瞪大眼睛望着用心吃着钝口螈还不时在本子上记两笔的あき,好像櫻井家的翔君今天的手帐上面有了新内容呢。

  不吃饭也总得喝水啊,櫻井已经把口罩摘下来了,因为特意留给他一个背对店门和过道的位置,这样也还算是安全。看着他盯着两道菜一脸为难,あき还是善解人意的,一面特意为他点了一份亲子饭,一面拜托店员帮他们把鳄鱼爪子上的肉剔下来装盘,看到没有了可怖外型的鳄鱼肉櫻井终是放下心来,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哦!还真的跟炸鸡味道差不多呢,就是肉很有嚼劲啊~鳄鱼肉好好吃!其实……以前我们去泰国时我好像也吃过鳄鱼肉呢,只不过那时候看不出样子就能吃下去。”只是回给他一个微笑的あき心里默默吐槽,其实你在考虑自己的爱豆形象才拒绝吃这些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再看着他情绪高涨下自己主动夹了一只钝口螈有滋有味地吃起来,あき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

  又一次“假公济私”的取材以二人完食后胜利收官,あき跟老板又一番寒暄道谢之后终于离开了让二人大开眼界的珍兽屋,能让櫻井在面对吃的问题上吃回瘪あき扳回一局心中窃喜,不自觉心情也大好,差点说出“翔桑一起喝两杯怎么样”的话,可她也清楚自己的酒品太差,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万一控制不好量,那真的很危险,幸亏脑子比嘴快让她在弯弯绕绕想清楚后把这句都挤到嘴边的邀约生生咽了下去。差点得意忘形了,何况今天的任务还只完成了一半。

  “锵锵~~!约会胜地未来港到达!嘛,也不枉这次约会的名义呐~”小心思琢磨得太用心,却不小心被櫻井带到了海边,看着口罩后面櫻井阴谋得逞后笑得弯弯的眉眼,あき有一秒的失神。上次约会是多久之前了,5年?10年?大概是初夏的海风太醉人和“宇宙之钟21”那绚烂的灯光太耀眼,あき有种微醺的错觉。努力调整情绪不想被櫻井发现自己的异样,转头看着海湾大桥あき又开口吐槽他:

  “翔桑,你泡女孩每次都带她们来横滨不会觉得太过昭和感么。”

  “…あき你就不能直接抒情下‘这里好美~好感动’么,这么不坦率一点都不可爱。”话虽这么说可仍能看出口罩后面櫻井一张笑得皱起来的脸。再持续这种气氛着实有点微妙,あき“趁热打铁”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櫻井,“喏,这是朋友给的情侣套票,而且这个地方我想去好久了,下次休息日翔桑你能不能陪我去。”明明是邀请却被あき说出一个陈述的语气来,多少透着点儿不容拒绝的气势,大概能看出櫻井又露出一个坏笑,却接过票子痛快地答应着,“Ho~あき你难得主动约我,一定去。”但是当他把票子从信封拿出来,可以明显看出眼神中的动摇,“撒,あきちゃん,你确定要去富士急么,你看Cosmo World这里就很好啊……”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用上目线泪眼汪汪看着櫻井:“人家是真的想去很久了,可是工作原因休息日总跟朋友岔开啊,翔桑麻烦你这次陪我去吧。”为了坑到櫻井,あき可谓是把生平绝学都用上了,努力攒出来的一包泪水在眼眶里抖啊抖,终于櫻井表情一软,再次点头应下了,事实上あき内心已经在欢呼雀跃了,按捺着继续演技吸吸鼻子堆起一个看上去特别感激的笑。君子报仇向来十年不晚嘛。

『2013年5月24日 金曜日 天气晴有微风
跟あき去横滨的“约会日”,从晚饭开始一直受到冲击的一天。

あき竟然把用餐地点定在“珍兽屋”,说是取材任务……那里的菜单实在太惊人,真是不忍回顾。
最终还是吃掉了鳄鱼肉和墨西哥钝口螈,这大概是人生的历练吧。
あき竟然提出一起去富士急乐园,我可是恐高症患者哟,她不会不知道吧,可是看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真无法拒绝啊,果然我还是绅士吧。
ps:あき竟然一直隐瞒在中国生活过10年的事!这个绝对有料,可以挖掘。
总得来说,吃到了珍奇美味还去了最喜欢的横滨,也是愉快的一天。』
櫻井家的翔君都没发觉,自己快要把手帐写成澤田あき观察日记了,两个人就这么暗自较劲着把本来忙碌的日子过得有了调味剂。

  不过还得说あき是个倒霉蛋儿,眼瞅还有两天就可以在富士急坑到櫻井了,可偏偏从便利店回家的时候好巧不巧在小区楼底下碰到了见完同学的櫻井。櫻井牌膏药可开心了,简直又一次“吉本荒野”附身般跟着あき到了她家门口,得逞了的櫻井倒没说别的,只是一脸“哈哈竟然被我撞见住在哪儿真是天助我也”的表情跟あき道个别回家去了,反倒留あき一脸悲怆的站在自家门口,世界上还有比她还惨的人么?真是风水轮流转,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她能坑人家一个恐高症患者去富士急,那还是做好了被人发现住所的觉悟吧。

  工作日上午的富士急人并不多,能感觉到櫻井那即使戴着棒球帽跟口罩却仍掩盖不住的明星光环,あき有点头疼,“我说翔桑,你能不能把气场稍稍收敛下,低调些?你就这么盼着上个周刊封面?”溜肩的肩膀角度好像倾斜的厉害了点,那角度跟他开口之后散发出的忧郁倒是挺搭:

  “あきちゃん,今天的休息时间不多,我们可能只能玩儿三四个项目,你看我是个恐高患者这基本跟我是个溜肩一样人尽皆知了,所以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特别想去的项目都是哪些?今天具体计划是什么?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其实知道要来富士急我的内心是抗拒的……”一双大眼睛流露出的全是心虚跟忧郁,可あき才不会因此心软,干脆地比起三根手指:“高飞车,摩天轮,鬼屋,我只想去这三个项目,心心念念想了好久的呢。”櫻井听完的表情真是忧郁到能滴水了,“那我能不能在下面不上去……”

  “不可以。翔桑你忍心看我一个在上面别人都是成双成对的么。”

  “可,可是这些我真的超苦手啊……”

  “那么三选二好啦,翔桑你选两个项目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斟酌一下,櫻井试探的问“那么摩天轮和鬼屋?”“翔桑你确定么?这里的摩天轮可是全透明的轿厢啊,一圈下来大概要20多分钟,你确定可以在高处待那么久么?我倒是建议高飞车呢,毕竟它很快一下就结束了,可能还好过一些。”

  给櫻井“好心”地建议的あき一脸无辜和真诚,事实是她实在不想跟櫻井两个人在摩天轮那种密闭的暧昧空间里尴尬那么久,只能狠心地排除这个选项。櫻井有点为难,可都答应人家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可高飞车开始运行没多久他就后悔了,这实在是太超出他承受能力的刺激了。其实后悔的不只櫻井,坐在旁边的あき现在的悔意简直如滔滔江水,自己明明对这些绝叫项目也超级苦手,可为了坑到恐高怕鬼的櫻井自己做到这份上她出门前还是有点佩服自己的,可现在一边飙泪一边尖叫的她可切实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肠子都悔青了。

  本着坑人坑到底的精神,虽然腿都软了还是强装镇定,あき大呼过瘾地拉着櫻井往鬼屋走去。櫻井一脸的不情愿加没底气,特别虚弱的问她:“あき你就这么喜欢鬼屋么?好歹让我缓缓啊……”回头看看一脸委屈的櫻井,あき也意识到自己确实坑他有点儿狠,买了两支招牌冰淇淋递一支给櫻井,拉他在树荫下的长椅坐下。奶香浓郁的冰淇淋也让人心情放松,口罩拉到下巴上的櫻井看着出神吃着冰淇淋的あき恢复了一脸懒洋洋的笑,“あきちゃん,你真的那么想去鬼屋么?真的不只是为了吓我吧?”

  “真的很喜欢很想去啊,我还从来没去过鬼屋。讲真,之前跟我那帮朋友是可以去啦,可是以他们的尿性估计会比里面的工作人员还用心的吓我。”
  “所以,你不怕么?”
  “怕啊。可是怕也很想去。”为了吓你就算怕我也会忍着的,这句话被あき默默藏在心里。大费周章不过就是要报复下櫻井在休息室里的爆料,可能受害者凭着他那聪明的脑瓜此时已经多少看出了端倪,他又气又笑的看着あき说,

  “我说啊,あき你啊,不做相葉的妹妹真是浪费啊。”
  “嗯,我也这么觉得呢。”
  “自己明明怕得要命还要去,这么自虐你们何必呢。”
  “好奇呗,想知道到底能有多吓人。也试试自己的胆量呀。”

  手上的冰淇淋也吃完了,为了防止櫻井反悔あき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大步往鬼屋走。废弃病院的设定真的是太绝了,里面飘散着的诡异臭味跟滴水声刺激着两个人脆弱的神经。幽暗的光线和各种音效以及工作人员卖力地吓人真是让あき像只全身炸毛的猫,她全无意识到自己两手死死抱着櫻井的手臂,忘了其实对方跟她一样此时已经怕得要死。还是櫻井先开口,“あきちゃん,你这样抱着我的手臂不方便出现状况时做出反应,要不还是拉着我的手吧?”想想人家说得特别在理,あき也就不客气地抓住了他的手,别说手汗了,此时她手已经冰得就像一条死鱼,櫻井很绅士地并没有嫌弃,也只是牵着她两人战战兢兢摸索出口。估摸着两人顶多也就走了三分之一,又到了死胡同,只能折回上一个分叉口选择走进一间手术室,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搭上あき肩膀,她终于炸出了一个高分贝的尖叫,拉着櫻井死命往有出口指示标的地方跑,一段突然下陷的走廊让她脚下一软单膝跪地,狼狈相可以参考秘密岚里櫻井和相葉在鬼屋里的反应。其实本来就一路担惊受怕又被她一惊一乍吓到,櫻井就算再有定力也忍不住跟她一起叫出了声。这个鬼屋真是不愧吉尼斯纪录称号,两个人在又狂呼乱叫磕磕绊绊逃窜了一段后终于丢盔卸甲,按下装备上的求救按钮,等着工作人员领他俩出鬼屋。回到外面重见阳光两个人都长舒一口气,估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俩再有不会想要有类似体验了。

 

  “翔桑你是笨蛋么。”被あき出于上次在富士急乐园的歉意招待来她家吃饭的櫻井家翔君被这么毫不留情的数落,一脸的受伤。可这也是あき在听了他絮絮叨叨跟智君那么长久的羁绊后竟还想东想西不知所谓地犹豫后相当中肯的评价。

  “翔桑你是不是觉得被我这么说特冤枉,可是你竟为了櫻井家长男的头衔这种无聊的理由,无视你跟大野桑两人长久的牵绊,犹豫着两人无法走下去无法面对家人这种事,说你是笨蛋还给你留面子了。如果我没记错,大野桑他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在各种公开场合说过喜欢你的话吧。你明明从开始就比我占尽优势还不珍惜,你告诉我你不是笨蛋是什么。对,你不只是笨蛋,你还是个胆小鬼。喝完咖啡呢你就走吧,我不想招待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面对的人,叙々苑里你那气势哪儿去了?”

  被跟自己抱有同样感情的女孩子戳穿自己丑陋的心思,櫻井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应,不过这倒是骂醒了他,也许只要自己再踏出一步,离自己所想要守护的想要抓在手里的宝物就更近一步。可惜的是あき并没有被他套出何时又是为何钟情于智君,两方都慢慢攻略好了,櫻井家的翔君可是并不只会颜艺和吃美食的智多星!

 

2015-08-12
热度-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