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ズの本懐 03

Chapter 3  同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太妙,我吃的药好像产生了副作用呢~櫻井さん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实在是难以相信对面的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竟说出这种有悖逻辑的惊人言论,于是有错觉以为自己药效没过产生了幻听,あき笑眯眯向对方求证着。
  “跟我交往,手机还你。”
  微笑僵在脸上,五秒之后あき叹口气无奈地开口:“櫻井さん,请进行符合你身份和逻辑的合理对话。你是不是入戏太深还停在吉本荒野的角色里没出来?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威胁勒索一笔封口费才是正常情节发展么?怎么‘归还手机保守秘密’就能得出‘二人交往’的结论呢?你这逻辑不对呀。”满脸黑线瞪着一双迷茫的猫眼,澤田あき着实惊叹于这人形箭头非一般的脑回路。
  “いいね~你这表情真不错。很简单哟,你喜欢我们家リーダー,你手机里的每张照片都有他最好的表情就是最直接的证据。而一直站在智君身边的我,”一把抓住あき拉到身前,櫻井眼神有点冷冰冰地盯着她,“比谁都更了解他的我,心意应该不会输给你。”原本就要冲口而出的一句“你开玩笑,逗我呢”被櫻井那冰冷又带着一点癫狂的眼神生生逼了回去,あき仰头呆望着櫻井,不知该作何回应。
  “所以,你看,现在我们共同分享与承担彼此的秘密,只有让对方呆在自己身边才是保守秘密最好的方法,对方安全,自己才安全。说白了,你我是同谋。况且,比谁都了解智君的我,和有着与他相似气场的你,都是他最好的替代,所以接受我的提议于你来说只赚不赔。”说完这番,櫻井粲然一笑,可是握住あき的手并没有松开,更丢个求证的眼神给あき。基本上,櫻井后面的话都已经被他“交往”的提议和突如其来的一顿剖白给掩盖了,あき停留在震惊中有点儿缓不过来,同时她脑袋里盘旋的全都是“绝不能失去自己归宿与容身之地”的念头,再想想櫻井的提议,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所以,答复呢?”权衡再三,郑重地点下头,扬起苹果脸定定看着櫻井“成交!”得到答复的精英挂上一个特别春风化雨阳光和煦的笑,顺势把あき拉进怀里给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拥抱,“请多关照了,カーノージョ~”已经完全跟不上状况的あき没有看到翔君眼底划过一丝被笑意巧妙掩饰的微不可查的讶异。
  其实櫻井精英哪会闲到去拿着人小姑娘手机里的照片到处去宣扬少女心事,一句出于调侃的玩笑话竟把小姑娘唬得一愣。不过翔君也说不清这玩笑中又掺杂几分真心与私心。想看到跟智君一样长着一张睡不醒的脸,又有与那人惊人相似的八字眉与气场的小姑娘被欺负时脸上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啊,是不是智君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也会露出同样的表情……櫻井主播不小心陷入了自己的脑洞,脸上的表情复杂又微妙。小心翼翼观察着把“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练得炉火纯青的人形箭头丰富的表情,あき把他推离自己,谨慎地开口:“櫻井さん,手机是不是可以还给我,我先告辞了?”显然捉弄一番あき恶趣味被满足的櫻井主播心情大好,“反正都要回去,一起走吧,顺便陪我去个地方,女朋友~”把手机轻放回あき摊开的手里,笑眯眯地轻拍她肩膀好似安慰,帮あき拉开门做个“请”的手势,就像什么都没发生,恢复了往日那个优雅谦和的櫻井翔。人格切换得如此自然迅速,简直让あき怀疑刚刚的经历只不过是自己做了一个梦。
  出了叙々苑,想要开溜的あき被櫻井一把抓住,“都说要你陪我去个地方,又不会吃亏,放心跟来就是。”被硬拉着穿过两条街,櫻井带她停在一家药店门口,“等我五分钟就好。”只留一脸懵然的あき杵在门口,在她搞明白状况前,櫻井已经将纸袋塞进她手里,“Allegra ?”“治疗花粉症效果很好,关键是我们最喜欢的智君代言的哟!”あき快哭了,“…那个,櫻井さん,我真的不是变态或痴汉,没必要吃个药都用大野さん代言的药品…”伸手揉乱她的头发,櫻井笑出了双下巴,“别想太多好吧?我只是看不过你花粉症那么严重,推荐个好用的牌子给你,相葉那家伙也在用,双重保障,值得信赖。”自打恶童组四散在各地后已经很久没人唠叨她的花粉症了,此刻櫻井习惯性的爱操心竟让あき有点小感动,殊不知暗暗黑了她一记的櫻井肚子里都笑拧了。“到家了发个mail,路上小心哦,カーノージョ~”用笑容掩盖内心里翻成一张麻将牌的白眼,跟櫻井分开后的あき觉得异常疲惫。还好踏进家门,大嗓门撒着欢儿跑来蹭着她的腿,抱起毛团团的瞬间感觉疲惫都被治愈了。终于躺在床上,马上就要败给睡意的瞬间有mail提示音惊醒了あき。
『From :櫻井
Subject:恋人合约五条
Contents:
是我,櫻井。
说好到家发mail给我却始终没收到呢,好伤心~~
あきちゃん已经平安到家准备休息了吧?
对于我们在餐厅的约定,我想应该以契约的形式把它确定下来。那么共同遵守以下规则吧:
1、对外宣称已有恋人,但不要公布彼此身份;
2、私人时间要履行恋人职责;
3、及时交换关于智君的情报,资源共享;
4、以“恋人”之名为对方承担秘密,但不要爱上对方;
5、“恋人”关系以一人成功向智君告白而告终,告白前应提前知会对方。
有违反上述条款情形出现2次以上,即视为约定中止。保密义务即随之消失。

切记~
同意请回复yes,合约即告生效。』
强撑着眼皮以最后的意识回复一个Y,あき秒速昏睡,完全无意识櫻井都在唠叨个啥,而自己又答复了什么。

  天妇罗店里鼎沸的人声让あき从怔忡中回了神,看着嘴里塞满食物活像只仓鼠的櫻井,不思议感层层叠叠包围着她。撑腮盯了一会儿对面全然不顾自己和周围人眼光吃得分外卖力的櫻井,あき有点好笑地揶揄他:“呐,翔桑,你就这么毫不遮掩跟我孤男寡女坐在这种店家里,也不怕被偷拍明天上个周刊封面啥的?”櫻井努力从食物中分出一丁点注意给她,咽下嘴里的食物抬起圆溜溜的眼睛瞅着她,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我这不是戴了眼镜么,出来‘约会’没什么可隐瞒的吧?退一步说,你回回跟我出来吃饭都抱着一摞台本跟企划案,胸前挂着工作证,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忙似的,又是给谁看呢。”あき讪笑着摸摸鼻子,小心思果然都被看穿,但总得给自己捞回点儿面子,不服地争辩:“是真的很忙啊,翔桑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两个组里跑也是很辛苦的,不过还不是有食番取材的便利,否则之前那么多次能安然的进行所谓约会,你当是托谁的福?!”这也是她头一次,对自己没有离开食番发自内心地心存感激,“外景取材”的幌子给了她们光明正大试吃各种美食而不担心被发现的最好理由,即便是不太光彩的有“假公济私”成分在,可也总比跟着櫻井私下遮遮掩掩最终被发现落得被网民人肉的下场好得多。

  又是周二收录日,あき不得不发愁下一次要去给食番踩点提供“六角蝾螈”餐厅的方案,抱着台本混混噩噩走进了嵐的休息室,愁云惨淡地跟一屋子人打过招呼放下台本转身就要走,本来正在看杂志的Nino开口叫住了她:“あきちゃん,你有没有男朋友?”这毫无预兆地突然提问让あき慌了神,“诶?为什么突然……”“就是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啊,想起来问问咯。”一副理所当然表情笑笑地看着她,屋里其他人即使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明显也是竖着耳朵在等她八卦;犹豫着要怎么开口前,手机接收到了意料之中的消息:“あきちゃん知道该怎么回答哟,不要答错。”微不可闻地轻叹口气,あき抬眼道,“男朋友……大概是有的吧。”显然对她明显敷衍的回答不满意,精明的Nino不依不饶,“喂~你这个大概有算是什么回答?”“就是有点不太好定义彼此的关系呗…”基本算是实话实说打算赶紧结束这个话题溜走的あき有点烦躁,可国民偶像八卦起来也真是让她招架不住,本来在一旁静静看报的櫻井突然搭腔道:“あきちゃん的男朋友是个怎样的人?”あき心里已经开始冒脏字了,内心里翻个大白眼给櫻井,你这是想听我夸你还是损你呢?低头沉吟做思考状,而后坦然看着櫻井的眼睛微笑着回答:“那个人啊,别人眼里或许是个特别出色的人,但其实私下也有很让人大跌眼镜的一面,还是个坏心眼。而且他食量大的令人诧异,我始终不太能理解他要把摆在面前的所有食物都吃掉的气势哪里来的,经常要担心他会不会吃坏身体。这么说起来……他跟櫻井桑似乎有点像呢。”“Ho~那还真是个让人好奇的男朋友,我都想见见他了。”完全不知道这种对话意义何在,可櫻井依然扯扯嘴角回给她一个坏笑,强忍住回他一个白眼的冲动,あき借口去道具组帮忙,脚底抹油开溜了。显然今天这一出是櫻井有意为之,当着另外四个人和一屋子造型师、化妆师、经纪人跟Nino一唱一和的,不过为了提醒她现在两人的潜在身份,尤其是当着她那么在意的大野特意提起,实在是高。想想看自己好像除了一个只有两人知道的“女朋友”身份外,着实没有讨到一点儿便宜,要对付一个各项战力都技高一筹的披着“男朋友”外衣的“情敌”,持久战还是要慢慢筹谋了……

  あき此时无法想到,叙々苑里她应下櫻井荒唐要求的瞬间,如同一只扇动翅膀的蝴蝶,将在几人交错的命运里掀起一场飓风,狂暴惨烈,无人幸免。

 

2015-07-19
评论-4 热度-2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