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ズの本懐 02

Chapter 2  即便当成存储器,也要记得妥善保管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最近嵐收录的频率也太高了点吧?虽说是因为两人在上剧一人电影宣传,但这一周内一半时间都在录制VS也真是让她醉了(不,是怕了…),何况,あき她现在是个饱受摧残的小苦力。今天按计划要收录在观众中人气超高的MMDA和主播新剧宣传的那期对战,两期连续收录那至少要六七个小时,而且对于今天要掉下去那位年度最差,心里也基本有数了,所以她暂时有点玻璃心。还好这是本月的最后一次收录了,她和那几人也能稍稍松口气。

  昨晚上食番的企划会又开到了十点半,还得为今天的收录做准备,虽说她家就住附近吧,可回去又是将近两点。快要垂到下巴的眼袋跟黛青色的黑眼圈,昭示着“我没睡醒”,再加上早起的低气压和因为不良睡相翘起来的额发,刚进摄影棚的摄像师三木被她结实得吓了一跳。“呃呃!!!あきちゃん你正值青春年少这样扮怨灵一大早就吓人我觉得这不太好…”扭过一张屎脸还特意夸张地挖着鼻屎回击对方“目前能吓到前辈你的人应该还没出生吧( ̄д ̄)”两人关系向来不错,应该说一年前托不拘小节的三木的福,让あき尽快跟大伙儿打成一片,也多亏他在组内聚餐时毫无顾忌的“永抱”让大家发现了あき潜伏多年的恐男症。突然的全身僵直呼吸困难,吓愣了本来只是想炒热气氛的三木,于是再也不能像跟其他姑娘那样随意跟あき有玩笑式的肢体接触了,三木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相当大的伤害,这是对他作为VS番草的个人魅力的毁灭性打击啊!可通过长期观察,原来あき的症状针对全体男性而非仅仅指向他三木健一,顿时他又活了过来。尤其在忘年会时当嵐的相葉君也引发了同样的小骚乱后,最后合影时他乐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あき你越来越有专业范儿了,场记的活干得相当上手啊~”一边固定三脚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旁边的低气压搭话,あき一脸无奈:“怎么说我也是专业啊!”真正的摄影专业出身,都被她作为AD的身份完全掩盖了,三木也自觉说错话,打个哈哈岔开了话题。一边拿着提词板指挥观众炒热现场气氛,还得时不时的找准时机按下快门记录各种有爆点的瞬间,虽说考验人,但也算是给あき各种机会。所以录制结束后拷贝数据时就会发现,澤田あき拍的场记照片,每次总会额外多出那么十来张特写,而且基本镜头都是以嵐某个成员为中心的视角,当然整体看来别的成员照片也不少且分布平均,于是么那些某位成员的特写就顺其自然流入澤田あき的“移动存储”中珍藏。说到这“移动存储”,她真是槽点多到让人不知道从哪儿吐起。说她奇葩也真是抬举她,正常情况下被当作“携帯電話”正途用的iPhone 被此人彻底无视,只有不超过5个联系人的苹果公司得意之作只沦为她存储自己实验作品和那私密收藏的工具。携帯?她当然有,只不过那是部被更多人吐槽ダサい的早已停产的夏普。不光如此,她还尽可能的把那部恶童组专用手机,啊不,专用移动硬盘伪装地灰头土脸破旧不堪,甚至专门弄了一张能营造裂屏效果的贴膜…大费周章不过是想让任何看到这手机的人都不想再看第二眼,以此保护她那存储器里的内容。至于她不厌其烦天天揣着“移动硬盘”的原因,就是以那通讯录上仅有几人的尿性,她要是没接着那偶尔打来的一次半次电话,后果将很严重。

  扯远了,回到摄影棚。两场游戏对战的录制终于在六个小时后结束了,年度MMDA被推到后台的光景还真是微妙。可是她根本顾不上发表感慨,明明有中场休息时间结果却因为些七零八碎的事儿被派回台场,匆忙赶回来连外卖都没吃上。这个结局令她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延续着一周前的衰运。收录终了的指示出来时あき觉得自己不亚于被扒了层皮,可是还得帮忙收拾道具,真恨自己只是个AD。终于忙完自己的活,正准备去食堂觅食,电视台内部联络手机响了,号码还是她正牌上司斋藤P。肯定没好事,还是不要接,装作没看见吧。淡定的无视了上司打了一路的电话,悠哉晃悠到食堂,刚要点餐,她自己的手机又有短信提示,“晚上请你吃大餐,速到正门。斋藤。”俗话说得好,上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是难得他主动说请客,吃!跟食堂大妈抱歉一笑,跑回自己小黑屋拿了外套跟包包,晃悠晃悠去蹭吃。

  “咕~~”刚坐上斋藤的车,肚子就先开口唱了一段,反正这是自己做苦力的证据,没啥可耻的,あき自觉都没力气张嘴说话。本来以为大餐是什么,结果车停在一家荞麦面馆门口。努力调整表情让自己看起来是在笑,あき扭曲着脸咬牙切齿问斋藤:“您口口声声请客就带我吃个荞麦面?!”您也好意思?!努力让这没大没小的后半句咽进肚子里,她怒气冲冲瞪着自己上司,斋藤也不恼,领着她在预留的位子坐下,笑眯眯地说,“嘛,嘛,先尝尝他家的面,你不是都饿一天了。”吃了口刚刚端上来的面,怨气跟劳累全都在面香中烟消云散了,只投给她上司一个“你这老头又从哪儿打听来这么好的店”的惊讶眼神,就继续埋头苦吃。乐呵呵看着あき吃完了,抹抹嘴打了个饱嗝,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斋藤老狐狸准备出击了。

  “怎么样?面好吃么?”撑得摊在位子上,あき只竖起大拇指回应着。“还有更正宗的店哦,想不想去尝尝?”捣蒜般点头,“那好,去长野出个差吧,当地最有名的荞麦店,组里想拍个小短片,脚本你来负责。住宿已经安排好。喏,这是两个小时后的新干线车票,回家收拾下行李准备出发吧。”“我拒绝!您这也太绝了吧?就吃您一顿荞麦面至于么?!招呼都不打您就突然把我调到长野去?去多久?VS组里怎么办?我家还两只猫呢您这样是会出猫命的您知道么?!”あき试图据理力争,垂死挣扎,老头不急不缓点支烟:“这次计划拍一个月,VS那边不用你操心,我一早就跟双川和菅他们打过招呼,而且听说他们已经提前拍好了一个月的节目,你可以专心去长野出外景。再说,你可是挂名在我这儿被借调过去的,怎么说也该对自己本职上点儿心。对于你的猫咪们那真是抱歉了,只能找家人帮你照看下,台里给报差旅住宿,就当去旅游吧。”全面堵死各种可能借口,这个差是非出不可了,心里默默流着泪仍不死心“有这么急么?我行李还没收拾呢,明天行么?”“带上你的钱包现金信用卡和钥匙还有电脑,我觉得这足够了。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就在电视台附近,这里过去也就十分钟,速速回去料理你该解决的事,一个小时后我去接你到车站,这种制作人亲自接送的待遇你看够么。”

  真想说你tm在逗我吧,不过在车上看着老头阴仄仄地笑,あき识相地闭嘴。车停在她家小区门口,斋藤依然笑眯眯,“跟你家小猫道个别,赶紧收行李,九点钟还是这里等你。”交代完就一踩油门绝尘而去了。

  绝望地回家,给大嗓门跟厚脸皮铲屎换猫砂喂食换水,边收行李边给ゆき打电话,这个当口也只能靠她了,

——…所以替你喂猫铲屎一个月的报酬呢?

——…价你开,今年的礼物给你升级。

——成交了。别忘带特产回来,慢走~

  あき心都在滴血了,出个差又赔进去那么多,图什么!万分不舍得跟她家大嗓门告别,又费尽口舌安抚南家的厚脸皮,检查好门窗她只得无奈地出差去。不过想想这次终于升级负责脚本,总还算是赚到了。

  说好的一个月过得飞快,不知不觉樱前线的报道都开始占据新闻。自从她养了大嗓门还从没离开家这么久,对她家毛团团的想念真是抓心挠肝。虽然这一个月有美食相伴又有温泉,可始终是外宿,会有隐隐得不踏实,再加上两只猫让人牵肠挂肚,她只想尽早赶回去。出差补偿的假期跟两只猫腻歪个够,又去超市采买了生活用品,她隐隐察觉到势头不妙,春天来了,自己的舒坦日子也将暂告一段落。

  春天什么都好,但花粉症患者除外。肿着整张脸还喷嚏不断的澤田あき肉体跟心灵都很受伤。听信斋藤老狐狸的话以为两个番组不会冲突安心出差去的自己真的是头猪,确实之前片子都提前拍好,可是自己负责的杂务并不会有人分担。回到VS组里看到自己桌上堆积的工作都成了小山,あき只得咬碎一口牙和血吞。好不容易在新的收录日前一天处理完堆积下的工作,晚上回去还得通宵给食番剪片子。真可怜她是个病重中的花粉症患者,又得在工作结束前忍住不吃药。现在脑子里像灌了水泥,吃得脱敏药让她困得只想倒地不起。睡眠不足加上药物副作用已让她意识模糊,做完录制准备她强打精神找了间空闲的休息室,挨着沙发就昏睡过去。

  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还是隆美心急火燎挨着屋子敲门才喊醒了她。据说道具出了点问题人手不足,矢野指导点名要她过去帮忙。只顾得上擦掉眼屎,爬起来就跟着隆美跑向摄影棚。还好收录开始前道具也都ok,大家都觉得松口气。今天的收录也无意外地结束,清场之后回到自己小黑屋,习惯性的伸手进霹雳腰包摸“移动硬盘”却没摸到,大概是放在口袋了?从上到下把衣服口袋摸个遍,还是没有手机的影子,澤田あき有点慌。在摄影棚里找了一圈并没有,那就只能是自己睡过的那间休息室了。满脸惊恐找到负责后台统筹的隆美,打听那间休息室之后都有谁在用,“你偷溜进去的休息室?啊…找到了,那是嵐各位的休息室啊,这个时间应该没人了。あき你是忘了东西在里面吗?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们的经纪人问问看?”迅速阻止了这个作死的提议,あき跟隆美道谢后就跌跌撞撞直奔那间休息室。要是休息室也没有那就真的大条了,不管被谁捡到了那手机,一旦对方机智地发现她的密码,那她在电视台的工作也就差不多到此为止了。目标明确的直奔刚刚人去楼空的休息室那张沙发,边边角角上上下下都翻个遍,可依然没有手机的影子。

  不死心回想自己一天的轨迹,还有道具组嘛,也是她最后一根稻草。买了咖啡做慰劳品,刚好道具组大家都在,先兜圈子寒暄个够,才边试探性问着大家有没有看到那么一部破手机,还不住的眼睛满屋瞄,众口一词的“没看见”让她一颗心凉透,冷汗也不停往外冒。一张生无可恋的脸蹭回小黑屋,“你这呆B蠢货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心里正数落着自己,短信提示音响了。“这谁啊…”心里边嘀咕边查看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叙々苑二层包间,要事相商,不见不散。櫻井”在脑内搜寻个遍,认识的人里貌似没有姓櫻井的,除非国民爱豆嵐那位精英主播能算认识的话……可是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儿啊?这不添乱么?只能腹诽着边打喷嚏边往指定地点赶……

  “不好意思打扰…”话没说完呢喷嚏先涌出来,即使戴着口罩在问好时喷嚏先招呼也终究太失礼。有点懊恼又焦虑的关好包厢拉门,あき闷闷地端坐在门口,“哟~あきちゃん,今天也辛苦了。”稳当当坐在最靠里位子上的櫻井翔君笑得一脸灿烂,可看清他挥着的手里攥着的东西时,澤田あき瞬间被排山倒海的无力感打败,也知道为啥这来的一路俩眼皮跟踩着鼓点一般跳得那么有节奏了。那为了不招眼特意打扮得灰头土脸的手机被櫻井翻来覆去地耍着,“あきちゃん快来尝尝刚烤好的牛舌还有五花肉,叙々苑名品,冷掉就不好吃了哟。”被人家攥着把柄自然特别言听计从,不过几乎一天没吃饭的她顿时败给了喷香的五花肉,“これ,本当に美味い!”真不愧是食番出来的,吃货本性打败了脑中理性,两眼放光地回应着櫻井的“热情款待”,“是吧,我强烈推荐的绝不会错~”櫻井主播满意地点头,单手撑腮笑得露出那晃眼的门牙显得格外无害,可あき却明白,自己不小心又被牵着鼻子走了。恨自己不争气,但不能跟食物过不去,填饱了肚子抹抹嘴,正襟危坐对着主播:“不知道櫻井桑有什么要紧事找我?”按兵不动地跟櫻井一起装傻,可对方只是又回给她一个晃眼的笑,无视她的问题,自顾自地摆弄起她那宝贝“存储器”,“ね,あきちゃん,这张照片拍得不错哟,你的锁屏图片,旁边的女孩子是你的亲友吧?啧啧,手机密码用‘2580’可不太好,一下子就被猜到了,本来还想试试你的生日来着…”竟然就当着她的面解锁了手机,无所顾忌地打开了图片库,“这些短片是あきちゃん的作品吧?很有你的风格哦,真厉害。”旁若无人看着她那些从未向人展示过的实验作品,让あき既羞愧又有点恼火,她更不理解印象中那么沉着优雅的“櫻井翔”君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啊,他这是“吉本荒野”上身了不成?

  “あの……”

  “找手机用了多久?本来以为你会第一时间打给这个号码,可是直到我给你发消息都没等来电话呐~”云淡风轻的一句话,あき也觉得自己在重要时刻智商总是选择性掉线的毛病啥时候能好,不过被学霸这么嘲笑智商跟常识实在让她很丢脸。“多亏櫻井桑捡到我的手机,非常感谢,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是不是可以把手机还给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櫻井的注意又回到手机上,打开了这个手机里她最想隐藏的秘密,那个存有上千张“大野特写”的场记照片的文件夹。“イイね,あきちゃん,这些智君的照片还真都是我们都没见过的绝版收藏,事务所跟电视台知道会怎样呢?你这样可是不太好啊,变态?跟踪狂?痴汉?或者是最令人头疼的yarakashi?ね,把手机交给菅监督怎么样?”澤田あき被冷冰冰笑着的櫻井和他的话吓得都心脏都要停跳了,他说的每一条都足以让她从今往后都别想再在圈里混,人生就此game over ,重回黑暗。被捉到痛脚的人往往就容易失去判断,伸手去夺手机,无奈隔着桌子又身高不足短手短脚,也只是徒劳的扑个空。轻松避开她的手,櫻井翔君一脸诡谲地笑着凑近她,“あきちゃん,想要回手机么?”啄米般点头,“那就答应我的条件,否则免谈。”再次狂点头,“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么?”权衡再三艰难的咬牙应下,“跟我交往,手机还你。”“は…は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