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ズの本懐(番外)

说两句:写字儿番外先成型的作者,大概只此一家,惨不忍睹也请尽量温柔的骂,thx!

PS:整个脑洞是在看同题目的漫画时瞬间迸发的,各种设定在3月底已基本成型,所以娇兰的AD特辑出现时作者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灌下两扎长岛冰茶,喝下整整一打tequila以及各种鸡尾酒若干后,澤田アキ还能准确无误把自己扭送回家,也真是个奇迹。用仅剩的意识按下门锁密码蹭进玄关,关门的瞬间发现多出来的那双鞋,靠,又被肥仓鼠入侵了……“那个胖子!你怎么又不打招呼就跑来这里!”后面的话被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淹没,狂奔向卫生间,几轮呕吐声和抽水声交替过后,接着又是莲蓬头的喷水声,重物倒地的撞击声、呻吟声……沙发上躺着的人正在纠结要不要进去卫生间查看下状况,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连串噪音的制造者一瘸一拐擦着湿发从里面走出来。厚脸皮跟大嗓门在远处的窝里探出头,投给アキ鄙视的眼神。沙发上的来客心里一阵好笑,澤田アキ醉酒后竟然还能把自己打理干净且在洗澡过程中没有出现溺毙等意外也真是逆天。

  自顾自地吹头发,拿西柚汁和水来解酒……晃了一圈アキ突然想起那溜肩肥仓鼠还在,又去冰箱拿了苏打水,晃悠悠的走进起居室,“翔桑你又喝多了么?!拜托别再没事儿跑到别人家里,我这儿不是hotel 啦!!!自己把冷气调大些,半夜要是敢不穿衣服四处游荡杀了你哟!!”边恶狠狠地嘟囔着边坐到沙发前的地板上,“只有苏打水了,凑合喝吧。”明明从进门开始都在自说自话,アキ却依然维持着醉酒之后的high tension ,窝在地板上刚要开口,又一轮汹涌的呕吐感击沉了她,跌跌撞撞冲进卫生间,把所有要说的话和肚子里仅剩的水分倾吐给了马桶,折腾到只有胆汁可以吐,屋里总算又清静了,再次从卫生间走出来的アキ彻底把意识丢在了马桶里。一步三晃挪回起居室,努力聚集起涣散的意识,看清沙发上躺着的人时,アキ乐了。

  “呵呵呵呵呵呵,今天这酒喝得到位啊,竟然都出现幻觉了,大野君躺在自家沙发上这么不合理的画面都能出现,这一定是做梦吧。”怀揣着以上心理活动的她一边嘿嘿嘿傻笑着一边猛掐着自己大腿,不疼,那果然是在做梦了。小心地坐在地板上,出神地盯着自己一直最喜欢的那张脸,甚至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就这么睁着眼睛睡着了,被盯着的人都犹豫这个时候是不是不要装睡坐起来比较好时,她突然抬起手,小心翼翼地,像是对待易碎的艺术品,捧着一个转瞬即逝的美梦,轻轻用手指描摹着对方的轮廓,从额头到眉眼,沿着高挺的鼻梁慢慢向下,最后停在微微勾起的唇角,“连睡颜都这么美,真是让人羡慕…”动手动脚还念念有词,突然想到了什么事,アキ自顾自地ふふふ笑起来,不过是醉酒了还不忘把心里的小算盘拨得噼啪响,难得智君在梦里出现,既然都做了现实里绝对不会做的出格举动,那不妨做到位,有件事她一直很想试试。又ニヤニヤ笑起来,边笑着边用手指抵住了智君的脸颊,“原来真的是面包脸啊,明明瘦得让人心疼…”早就想戳戳那张无论何时都看起来那么圆润的脸,夙愿得偿,澤田アキ,一本满足!

  被她不安分的微凉的手指碰到再也忍不住痒,一直装睡的智君突然捉住她的手,倏地睁开眼睛,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调侃满眼迷茫的アキ“你的男神不是豊男还有苏范儿么,我的脸应该不是你的菜吧。”

  盯着那双有着超级温柔目光的眼睛,使劲眨了眨眼,アキ用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声音喃喃道:“这梦也未免太逼真了,竟然还有互动……O酱的眼睛里有星星呢>_< O酱…O酱是不一样的啊,唱歌跳舞画画都很拿手,明明很厉害却总是很低调,有魅力却不自知,身上有种温暖的味道,有柔和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就被吸引了视线……”

  声音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低,显然アキ已经快要败给醉意,可提问者并不死心“跟我说话从来不超过三句,工作以外我们私下都没有交谈吧,可是アキちゃん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就算如你所说,我也平凡过头了。”

  “嘿嘿,我就是知道智君的事情啊……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这跟男神不男神没关系,智君这样就很好…虽然,虽然经常是个挖鼻孔的大叔……这样,就很好…”アキ身子一歪,瘫软成一滩烂泥向后滑了下去,没说完的话伴着“咚”的一声闷响,彻底被截在了嗓子里。大野智着实被那一声闷响吓到,担心地检查了一下アキ的后脑勺,还好,有自己眼疾手快拉了一把,要不非得被桌角磕出个血窟窿不可。

  “アキちゃん,アキちゃん?”试探着轻声叫着アキ,除了轻轻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回应,也不知这孩子是被撞晕了还是酒精的效果太强,总之进门之后各种噪音的制造者终于消停了,忘我地昏睡中。“啧,自顾自说了那么多话还动手动脚把别人吵醒,到头来你自己却睡了,以前没发现你是这么让人费神的孩子啊。清醒的时候规规矩矩叫‘大野桑’,现在却从大ちゃん到智君,你这是喝了多少酒?”习惯性地吞音配上那独特的软绵绵又黏黏的声音,大野智一手支腮盘坐着,好笑又无奈地看着沙发上睡得昏天暗地的アキ,明明两分钟前观察者与被观察者的姿势位置还都是相反的。

  “好多斯达夫都说这孩子跟自己有些像,甚至翔君也说过类似的话,难道说是醉酒之后的这种状态么,八字眉什么的修修不就看不出来?其实完全不像吧……这孩子有双大大的猫一般的眼睛呢。”大野盯着可能因为被撞得很疼在睡梦中八字眉耷拉地更厉害的アキ,脑子里却闪过针对那些关于“两人很像”评价的念头,像不像先放一边,这孩子倒是有种奇怪地接近别人却并不让人困扰的,或者说是一种能无意识解除别人防御的能力吧,对此,自己并不讨厌呐。  而且,这一番折腾中不小心了解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呐,比如翔君口中那“离电视台很近的朋友的家”竟然是F台的小AD家,又或者翔君拿着人家的备用钥匙大门密码倒背如流还来去自如的…再加上大醉的アキ那一顿剖白,只要不是个傻子,大概都听得明白,某个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唇角勾起一个绵软又带着一点狡黠的笑,大野伸手挑起アキ颊边散落的一缕乱发,柔顺的黑发搭在自己骨节分明又纤长的手上,竟然有种意外的色气。“呐,アキちゃん,你真是出人意表,跟翔君交往心里还想着别人这样真的好么?不过,作为今天让我听到了有趣的事的奖励,这是プレゼント。”俯身在アキ脸颊印下一个带着白檀香的轻吻,大野智依旧一副软绵绵的表情,明明已经注意到五分钟前从便利店买东西回来又无声地戳在玄关的翔君,还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正直脸平静地跟樱井打招呼“翔君,你回来啦~”完全无视了樱井翔一张明显不开心的脸……┐(—_—)┌

  好在第二天是休息日,头痛欲裂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的アキ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爬上床的,无奈记忆从她进家门的瞬间就戛然而止了。看到手机里樱井主播的短信,她才隐约想起溜肩昨晚好像出现过,可关于大野智的一系列记忆始终被她当成梦,醒来后也就顺理成章烟消云散了,只剩下一阵若有似无的白檀香萦绕在鼻尖,本次醉酒事件最终以爱用蜡烛和熏香而业内闻名的樱井翔君替他最爱的队长大人背了黑锅而愉快告终。

 

评论

热度(2)